南通双龙门食品

来份卤味公司体检报告,看谁够味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1-13 分类:行业资讯
近年来,国产卤味市场风云变幻。一向高大上的周黑鸭好像着了魔,被众人关切地嘘寒问暖;而存在感始终不强的煌上煌近来扩张神速,开始走入投资者的眼界;除了稳健的绝味始终位居卤味龙头,周黑鸭到底哪儿出了毛病,煌上煌又吃了什么大力丸?其实,从简单的几个财务指标,就能管窥奥妙。

近年来,国产卤味市场风云变幻。一向高大上的周黑鸭好像着了魔,被众人关切地嘘寒问暖;而存在感始终不强的煌上煌近来扩张神速,开始走入投资者的眼界;除了稳健的绝味始终位居卤味龙头,周黑鸭到底哪儿出了毛病,煌上煌又吃了什么大力丸?其实,从简单的几个财务指标,就能管窥奥妙。

 

接下来,让我们抛开众说纷纭的观点,解剖白纸黑字的财务报表,拎出几个小小的数据,为卤味公司做一场“体检”。体检者,简单,轻快,虽然光靠体检治不了病,提醒您哪儿出了问题,催您速去就医,还是不在话下呀。

 

身高-营收规模

 

主营业务是企业为完成其经营目标而从事的日常活动中的主要活动,可根据企业营业执照上规定的主要业务范围确定。

 

我们说“大企业”“小企业”,常见的判断标准就是营收规模,一家年营收数百亿元的企业,大多是跨越多个地区的巨无霸。营收规模是企业的身高,足够大,才能脱颖而出,成为“龙头”。


数据来源:雪球

 

但从营收规模来看,绝味是毫无争议的卤味龙头。近年增长迅猛、话题颇多的煌上煌,其实际体量离绝味和周黑鸭差距还较大,是个长得快的孩子,尚无与两位老大哥“比个头”的资本。


数据来源:雪球

 

从“长身体”的速度来看,值得担忧的是老二哥周黑鸭,连年增速下滑,2018年和2019年持续出现了负增长,身体佝偻,颇显老态。背后也有原因:周黑鸭坚持直营模式,门店增长缓慢,在原有门店租金日趋增长后,本来就慢的扩张活动愈发显得捉襟见肘。

 

肌肉含量-利润

 

利润规模与营收规模有一定关系:身材高大的人,肌肉才有更大的生长空间。我们看一个人的强度,不能光看是否高大,还要看是否“壮实”。利润的规模,就是企业展示实力、增强自信、团结内部、影响外部、发展自身很好保证,就像肌肉,带动身体在前进。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肌肉方面,个头上一直被绝味压一头的“二哥”周黑鸭反而在2018年前都是“壮”的。究其就里,周黑鸭坚持直营模式是为了保障品质,走高端路线维持利润规模,也确实一度相当成功。但世上哪有永恒的高端?消费者口味逐渐变化后,老“高端”使不上劲儿,也就是时间问题。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上涨的不只是房租,还有原材料成本。自营模式会使各种成本都涨到自己头上,而坚持自营模式的周黑鸭必然由此担负过多的风险。一方面成本增长快,一方面营收增长又慢,曾经又高又壮的二哥周黑鸭,“增肌”速度也就被陈旧的锻炼方式拖累了。

 

骨密度-毛利率、净利率

 

毛利润和净利润是个一脉相承的概念,可简单理解如下:


毛利润:营业收入-营业支出;
利润总额:营业利润+营业外净收支(有可能是负的);

净利润:利润总额-所得税费用。

 

企业要交税,这就造成了净利润通常比毛利润少。盈利是企业生存的本来目的,是根本也“硬”的存在,好比人类的骨头:人类没有骨头就不成人形,企业没有利润,也就不是企业而是其他机构了。

 

因此,我们将利润率视为企业的“骨密度”,骨头硬不硬,要看利润率高不高。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曾经的周黑鸭,其骨头也是硬的。一来由于聚焦中高端场景,产品定价高;二来没有经销商赚差价,以售价计算收入,周黑鸭的毛利率、净利率一直颇高,在2018年之前都令绝味和煌上煌羡慕不已。But,骨头这种东西,一旦打折了就会变得脆弱。2018年起,由于成本增长,周黑鸭净利率被大哥绝味超过,而在2019年也一路向下,已经要被经营模式很杂的煌上煌赶超。

 

血液粘稠度-期间费用

 

期间费用是企业日常活动发生的不能计入特定核算对象的成本,而应计入发生当期损益的费用。比如不能针对具体对象的,面对企业整体进行的销售、管理、研发、财务等费用,通常为支出而非收益。

 

我们可以将“成本”理解为“刚性费用”,比如你卖的鸭肉制品里不能不含鸭子;而“费用”则是“不必要的成本”,比如虽然做广告可以吸引客户,但就算不做广告也不会完全没有用户上门。

 

没有费用,企业的运作会举步维艰,好像缺乏活力的人混吃等死;但费用太多,循环系统受阻,就好像一个人得了血栓,自己的血反而给自己“添堵”。因此,期间费用别太高,血液不能太“粘稠”。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由于周黑鸭将直营模式下的门店租金和员工薪酬计入销售费用,其销售费用一直以来也显著过高;而多用加盟的绝味和煌上煌,销售费用则主要来自广告和运输,相比周黑鸭乍看就低得多。但销售费用的差别主要由于经营模式区别,不能因此就说周黑鸭“血液太黏”。

 

而管理费用就是另一回事儿了。我们能看到“小老弟”煌上煌的管理费用比大哥、二哥明显高上一截,主要由于上市后煌上煌一直在股权激励上支出较多。看来,比起两位大哥,煌上煌的血反而显得黏了点儿,其期间费用尤其管理费用还有些优化空间。

 

贫血与否-现金流(经营现金流-造血;筹资现金流-输血)

 

至于企业的血是什么,那就一个字:钱。企业的现金流决定他是否还能活力满满地驱动自身进行各种活动,现金在企业的所有活动中就像血液一样必不可少。现金有多种来源,其中只有来自经营的(做生意赚的钱)才是自己的“血”,筹资而来的则是“输血”,不能长久。

 

 

企业的现金流要为正,经营现金流要足够大(是现金流净增加额的主要构成),才能说企业不“贫血”,有健康的内循环。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在生血量方面,三大卤味公司都不太贫血,期末现金净增加额通常是正数,经营现金流更是一直为现金主要来源,没有拖整体现金流的后腿。从现金增加的情况来看,能清晰察觉“小老弟”煌上煌与二位大哥的差距——生血规模还挺不同的。

 

消化吸收-门店开设

 

企业的血和肉从哪儿来?当然是从经营行为本身。具体到卤味行业,就是线下门店的数量。觅食要消耗能量,当吃饭会摄取能量,开门店就是这样一个行为:有些时候门店亏损,意味着你选择了错误的猎物。但多数时候,门店越多,你的经营范围越广,选择的空间就越大。

 

绝味和煌上煌利用加盟模式通过扩张门店“跑马圈地”,而周黑鸭受自有资金制约,门店扩张有限。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在门店环比增加数量上看,绝味>煌上煌>周黑鸭,即使周黑鸭门店基数较小,但扩张速度依旧缓慢。周黑鸭这两年的营收、利润出大问题,也可以从门店增速的断崖式下跌一眼看出。一个人吃都吃不动了,上哪儿长个长肉去?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肾功能-存货周转率

 

售卖实体商品的企业普遍面临库存问题。能快速出清库存,表面上是减少库存成本,背后更是快速的生产和销售。一个很简单的的道理,“水喝多了,尿自然就多”,企业周转存货的速率,反映的是其本身的运营能力。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自营模式有自营模式的好——存货周转方面,主要靠直营的周黑鸭长期保有一定优势,直营、加盟兼顾的绝味在近年提升明显,而模式杂——直营、特许经营、经销商全带的煌上煌则始终在循环系统上有那么点儿“滞涩”。但总体影响不大,起码年内存货还能走完两圈儿;真到了存货周转率只有零点几的时候,那您的肾可就真是出毛病了。

 

肝功能-流动比率

 

流动比率是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用来衡量企业流动资产在短期债务到期以前变现偿债的能力。比率越高,企业资产变现能力越强,短期偿债能力也就越强。

 

食物中总会有一些需要被分解的废物或有毒物质,企业的债务正是如此。一边吃饭,一边把有毒有害物质分解掉,将其对企业的影响降到低,这就是肝脏的解毒作用。企业的流动比率就像肝功能,强大的短期偿债能力会将负债对企业的直接影响降到低。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绝味的高速增长并非没有代价。从流动比率来看,周黑鸭和煌上煌通常远大于2,毫无短期负债的压力;而绝味虽然通常也大于1,不至于还不上钱,但能看出举债规模相比二弟三弟还是较大的。这也能看出举债与企业经营的关系:举债多虽然可能导致资产结构不健康,举债少则扩张很可能慢下来,导致企业规模落于人后。

 

在企业增长稳健,吃得又多又快时,债务问题不是问题;一旦企业消化不良上吐下泻,如果肝功能再出毛病,来不及化解“债务之毒”,问题可就大了。幸好绝味还是增长很快的,不涉及此类问题。

 

体脂率-产权比率、资产负债率

 

产权比率是股份制企业中负债总额与所有者权益总额的比率,用来衡量债权人提供的资金和投资者提供的资金的多寡,反映企业自有资产是否过少或过多。产权比率越低,企业自有资本占总资产的比重越大,长期偿债能力就越强。但另一方面,过低的产权比率意味着风险集中在股东而非债权人处,企业应注意平衡。

 

资产负债率是期末负债总额比资产总额的比率,用来衡量借债筹资占总资产的多寡,反映公司利用债权人资金进行经营活动的能力,也反映债权人贷款的安全程度。资产负债率越低,企业负债占总资产就越少,债权人权益就越能得到保障。资产负债率超过100%意味着企业已资不抵债。但另一方面,过低的资产负债率意味着企业利用债权融资的能力或意愿较低,企业扩张可能因此受阻。

 

举债就像吃饭,吃少了没精神没力气,吃多了则会积累脂肪,让企业背上沉重的负担。负债率就反应了企业是否“吃得适量”。举债少,产权比率低、资产负债率低的企业,可能在拓展时过于保守或稳健,错失了一些机会;而负债太高乃至资不抵债的企业则需要将大量利润用于还债,同样会拖累自身的发展。恰当的产权比率和资产负债率,意味着企业“自制力强”;如果实在难以平衡,那就像我们人一样,还是“苗条”些好。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在体脂率方面,三家卤味都属于“偏瘦”,在举债方面相当谨慎。三家的产权比率常年在20%、30%左右,融资主要来自股东,债务占比很低。其资产负债率也都在较低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比较“显眼”的煌上煌,其产权比率和资产负债率基本呈逐年上升趋势,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煌上煌这几年何以扩张较快。负债是柄双刃剑,善用债权融资,企业增长自然后劲儿更足。

 

头发-ROE

 

ROE反映股东权益的收益水平,用以衡量公司运用自有资本的效率,体现了自有资本获得净收益的能力。净资产收益率(ROE)=净利润/净资产=销售利润率×资产周转率×权益乘数(财务杠杆)

 

一个人脱发,那其他方面再健康也难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净资产收益率就是这样一个指标。一个企业的ROE太低,基本就等于被投资者判了死刑,其他方面再健康也难吸引人前来赏光——很简单,投资赚太少了。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曾经格调高的周黑鸭,其秀发乌黑浓密,加权ROE一度高达84.57%,自然引来万众瞩目。但随着消费者偏好变化和经营成本暴涨,周黑鸭“脱发严重”,相比绝味在风雨中仍然保持了20%以上的ROE,2019年,周黑鸭的ROE已经只剩9.74%,甚至被煌上煌反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