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双龙门食品

卖卤味的煌上煌 ,竟然开始卖月饼了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1-13 分类:行业资讯
20世纪初,嘉兴粽子创始人冯昌年先生,在嘉兴老城张家弄创始了真真老老粽子,历经百年的配方提炼,最终创出独有韵味的粽子,从嘉兴走向全国,成为一家主要从事粽子糕点方便食品等产品的大型食品加工企业

中秋将至,月饼市场是一个巨大的蛋糕,中国卤业三雄之一的煌上煌(002695,SZ),也开始卖月饼了,欲在月饼市场分得一杯羹。

9月份初,在真真老老官方旗舰店上,出现了十多款月饼,即有苏式月饼礼盒,又有广式月饼礼盒。作为初次进军月饼市场的新品牌,真真老老月饼的定价并不高,礼盒大部分在百元以下。

作为第一家上市的酱卤企业,煌上煌在卤业的位置,却是排名最后,2019年完整财年显示,煌上煌营收不及周黑鸭,甚至还不到绝味食品的一半。

“2020中国卤味十大品牌”中,煌上煌的排名也落后于绝味与周黑鸭,屈居第三。

从前只有餐桌上才看到的的鸭头鸭脖,如今已经成为市场上必不可少的一种休闲零食。据统计,2019年中国卤制品行业市场零售规模达1100亿元,同比增长20%。预计2020年,中国卤制品零售额将达到1235亿元。

可以预见的是,酱卤业的竞争将会格外激烈。

创立27年的煌上煌,从一家小作坊式门店,发展成为全国肉类食品行业强势企业,产业格局也在不断调整,从卖卤味到卖粽子和月饼,煌上煌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下岗再就业

90年代初,42岁的徐桂芬下岗了。

“在93年2月份的时候,当时有一万二千块钱资金,是我平时打零工攒下的全部身家,开起了一个煌上煌卤菜小店,办起了具有我们江西特色的卤菜店。”靠着一辆三轮车、一家门店、一个炉子和一口锅,徐桂芬就这样开起了一家小小卤菜店,一个人既当老板又当员工,生意一天一天好了起来。

生于三代经商之家的徐桂芬,在经商上有着过人的天赋。在90年代的时候,就开始了现在还很流行的促销打折。

她趁元旦与六一儿童节之际,搞了两个特大的促销活动,所有食品打折之后还要再送个小礼品。生意好到连当地派出所都派人来维持秩序,也成为了当时新闻媒体的一个热点。98年抗洪之际,她又连续3天7折促销,虽然亏了10万,但在江西省内的品牌,至此就真正树立起来了。

随着生意越来越好,徐桂芬开始反复说服在江西一家机关单位驻珠海办事处任工贸公司老总的丈夫褚建庚回南昌一起创业。

2001年,江西煌上煌成立集团公司。徐桂芬出任董事局主席,褚建庚任总裁,煌上煌的产业模型开始初具规模。

危机重重

家族企业的模式在早期造就了煌上煌的快速崛起,但在后期也引发了不少弊端。

徐桂芬在接受正和岛访谈时,明确的表明了这一点。所有权结构单一化、决策不科学、缺乏外部监督、管理制度僵化,无法吸收优秀的人才等等,会让家族企业在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形成发展瓶颈。

从煌上煌10年的营收和利润对比分析图能清楚看到,2013年之前,煌上煌曾一度陷入了危机,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

这一点,直到2012年煌上煌在深圳中小企业板上市之后才慢慢得到缓解,营收开始有了起色。

但家族企业的性质,让煌上煌的上市之路并不像想象中的一帆风顺。

有接近煌上煌的人士曾对媒体爆料说:“目前煌上煌集团许多重要的管理职位都是沾亲带故的人在担任,有些人对于上市并不是很愿意。”

面对各种阻碍,徐桂芬与褚建庚仍多次坚定的向外界透露“去家族化”的决心:

“民营企业,尤其是家族式企业,在管理上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成为公众公司后,可以接受监督,这会‘逼’得我们更加规范。”

去家族化

数据显示,目前煌上煌上市公司的几大持股方分别为:煌上煌集团有限公司(徐桂芬家族100%持股);新余煌上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煌上煌集团有限公司控股99%,徐桂芬持股1%);褚建庚;褚浚;褚剑。

徐桂芬家族四人(徐桂芬、褚建庚、褚浚、褚剑)为实际控制人,共持股占比63.57%。

上市五年后,2017年,徐桂芬的长子褚浚接任煌上煌董事长兼总经理一职,次子褚剑担任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徐桂芬及丈夫褚建庚则担任上市公司董事。

尽管徐桂芬家族仍然是煌上煌的的实际控制人,但煌上煌早已今非昔比。

长子褚浚成为新一代领导核心之后,对组织结构、渠道管理、原材料采购均进行了积极变革,管理积极向职业管理上转型:包括数字化和新零售建设;

ERP、HR、OA、MES、云之家智能办公、新零售O2O、PDA拣货等信息化项目建设;搭建外卖、O2O、会员制、无人零售等互联网智能平台;门店拓展目标由原来的传统选址扩大到机场、高铁、商超、高速公路服务区;营销骨干人员从100人增加到300多人;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绑定核心管理人员等。

一方面不断加强企业内部管理,逐步提升经营管理效益。另一方面不断加大产品升级和品牌推广力度,持续推进公司产品升级上市和电商以及O2O线上团购业务的拓展,确保公司生产经营整体平稳运行。

业界一致认为,褚浚的掌权,给煌上煌带了新的生机。

激进改革

如今煌上煌的生产车间进口处,“食品安全大于天”的标语非常醒目。

十万级标准化恒温恒湿控制洁净车间、半自动化气泡解冻清洗线、标准化辅料配制线、自动化拉包装线……自动化的肉鸭屠宰加工流水线上,已经具备了3000万羽肉鸭屠宰加工能力,完成了年产4.2万吨肉制品加工项目。

大力发展“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户”的养殖模式。

在南昌及周边鄱阳湖水域接连培育了27个农民肉鸭养殖专业合作社,养殖能力达到2000多万羽,辐射了100多个养殖小区,带动农户4660余户,帮助农民累计增收超过3亿元。

从德国进口6条气调锁鲜包装生产线。

打造了国内领先的3000㎡10万级标准净化无菌包装车间。同时,在生产各环节提升改造和安装智能化传输线,全面提升生产加工自动化流水线的程度。

煌上煌目前构建了江西、广东、福建、辽宁、河南、广西6个生产基地,基本实现全国化产能的辐射。其中江西作为综合基地,负责终端产品生产和加工,充分享受本省给予高新企业的税收优势。

粽子生意

煌上煌的改革并非朝夕之间,早在褚浚上台之前,煌上煌就对产业进行了一系列调整。

2015年,煌上煌以7370万元收购嘉兴真真老老食品67%股权,成功并购了以米制品为主业的嘉兴真真老老食品有限公司。

财报显示,2019年,米制品业务收入3.35亿元,占营收收入比重的15.83%,仅次于几项业务中的鲜货产品。

江西人或许对真真老老十分陌生,但在浙江嘉兴,这是个家喻户晓的品牌。

20世纪初,嘉兴粽子创始人冯昌年先生,在嘉兴老城张家弄创始了“真真老老”粽子,历经百年的配方提炼,最终创出独有韵味的粽子,从嘉兴走向全国,成为一家主要从事粽子、糕点、方便食品等产品的大型食品加工企业。

真真老老一度被称为“中国粽子三巨头”,在淘宝上的销量仅次于五芳斋。其中,粽子年产量为1.5亿只,中秋季产苏式月饼300万筒。

在公司被并购后,真真老老的年销售额从1亿元提升至3.35亿元,实现煌上煌提出的三年业绩翻番的目标前进,也实现食品加工主业生产经营规模的不断增长的目标。

对真真老老的并购,无疑为煌上煌的业务和收入,都有着极大的提升。

多元产业

除了卤制品和米制品之外,煌上煌控股股东煌上煌集团还向其他业务多元化发展,包括商业地产(煌盛地产)、连锁酒店(合味原)、山茶油(茶百年)、旅游度假酒店(武功山温泉君澜度假酒店)、海外食品工业资产(新西兰麦卢卡蜂蜜)等产业。

在2012年上市之后,商业地产连续多月上涨,煌上煌趁势开拓了地产与酒店业务,成立江西煌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江西南昌、抚州、萍乡3个城市,先后投资建设了煌盛熙岸公园、煌盛中央都荟、武功山温泉度假村等近十个项目。

2017年地产降温后,绝味鸭脖的成功上市,都也让煌上煌感到了新的危机,公司的重心重新聚焦于酱卤行业。

2017年至2019年,公司门店数量激增,分别为2605家、3008家和3706家,同比分别增长8.86%、15.47%和23.20%。2018年和2019年分别净增门店403家和698家。

紫燕的上市,更是让煌上煌感到双重压力。煌上煌的董秘曾细华曾公开表示,2020年,公司将新开门店1200家,主要来源于省外新拓展市场,包括山东、云南-贵州、四川-重庆、广西、浙江、上海、北京等市场。

结语

从一家卤味小作坊,成长到今天的上市帝国,煌上煌的转型与产业调整之路,是没有硝烟的大市场变革浪潮下,慎重选择的结果。

企业增长的路径,早已从单一业务的成功,转变为多元化产业的发展。头部企业抢占市场,提升连锁率和完善供应链之后,对于运营效率的提升和产品线的丰富,便成为了重中之重。

外界对于煌上煌的认知,从来都只停留在“卖卤味的”连锁店。从卖卤味到卖粽子月饼,凭借多年的线下经验,煌上煌对线上的渗透,也有了明显提升。

通过网上旗舰店、口碑、外卖等第三方销售平台,2019年煌上煌实现线上交易额32385.48万元,占比3.95%。预计2020年,公司线上交易额在公司总营销额中的比例将达到30%左右。4月21日,煌上煌还在杭州建立数创中心,在数智化领域展开布局与探索。

如今的煌上煌,早已早从一个卖鸭脖的店,成长为涵盖卤味、米制品、商业地产、连锁酒店、数字媒体的庞大商业帝国。

“我下一步追求的目标就是打造百年企业。”这是徐桂芬曾经许下的豪言壮语。距离煌上煌成为百年老店,还有七十年时间。七十年之后,我们再看一看这家百年老店,还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别样的惊喜。